<pre id="z71bb"></pre>

    <track id="z71bb"></track>

      <noframes id="z71bb">
        <track id="z71bb"></track>
        手機看中經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內時政更多新聞 > 正文

        經濟日報調研報告:如何穩步邁向共同富裕?

        2022年08月05日 07:31   來源:中國經濟網   

          中國經濟網北京8月5日訊 8月3至5日,經濟日報在頭版連續三天刊出調研報告《正確認識和把握實現共同富裕的戰略目標和實踐途徑(上)(中)(下)》,聚焦去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五個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之一的共同富裕問題。

          進入新發展階段,我國發展內外環境發生深刻復雜變化,面臨許多新的重大問題。在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了正確認識和把握五個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如何穩步邁向共同富裕?如何讓資本規范健康有序發展?如何保障好初級產品供給?如何著力避免發生重大風險?如何穩步有序推進碳達峰碳中和?這些問題既是當下必須面對和解決的現實問題,又是對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具有前瞻性、戰略性、長期性意義的問題。今年以來,聚焦五大熱點問題,經濟日報組成30多人的專題調研組,深入采訪部委、學者、智庫、企業,歷經3個多月,形成9萬多字的調研報告,《正確認識和把握實現共同富裕的戰略目標和實踐途徑(上)(中)(下)》全文17000余字。

          最深厚基礎在高質量發展

          ——正確認識和把握實現共同富裕的戰略目標和實踐途徑(上)

          本報調研組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改革開放也從“摸石過河”進入到以強化頂層設計、凝聚社會共識為動力的新階段,需要在總結歷史經驗的基礎上,不斷推動理論創新、實踐創新,實現價值追求與制度設計的有機統一。如何理解把握和推動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就是其中一個宏大命題。

          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特征,也是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熱切期盼。致力實現共同富裕,是我黨的一貫立場、方針和追求。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在促進共同富裕、實現公平正義上推出一系列開創性舉措。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都不能少”,到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人民生命健康至上”;從打贏脫貧攻堅戰,到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從鼓勵勤勞創新致富,到讓人民群眾享有更多實實在在的發展成果……黨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從來沒有改變過、動搖過、遲疑過。

          這10年,“堅定不移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奠定了我們黨治國理政的重要基石,“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列入了初步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核心目標,“堅持循序漸進,對共同富裕的長期性、艱巨性、復雜性有充分估計,鼓勵各地因地制宜探索有效路徑,總結經驗,逐步推開”提供了行動指南。隨著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偉大勝利,困擾中華民族幾千年的絕對貧困問題得到歷史性解決,一張在更高水平上做大“蛋糕”、分好“蛋糕”、走向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改革發展導航圖,正在全面布局、全面謀劃、全面開啟。

          科學高效統籌“富!迸c“共同”

         。ㄒ唬┩苿尤w人民共同富裕是系統性變革,需要建立一套推動共同富裕的體制機制和政策框架。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要實現共同富裕,但不是搞平均主義,而是要先把“蛋糕”做大,然后通過合理的制度安排把“蛋糕”分好,水漲船高、各得其所,讓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這一論述充分體現了新發展階段推動共同富裕的辯證法,即必須依靠高質量發展,在推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中,優化分配結構、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把“富!焙汀肮餐苯y籌協調起來,把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有機統一起來。

          一個有著14億多人口的大國,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先例。這是開創性事業,也是系統性變革,需要建立一套推動共同富裕的體制機制和政策框架,如保障機會公平、規則公平、權利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以中等收入群體為主體的橄欖型社會結構……一系列目標,指向一個由現代化經濟體系支撐的和諧的、有創造力的高收入社會,唯有推動更富活力、創新力、競爭力的高質量發展才會實現。

         。ǘ┚劢剐聲r代實踐,創造性地落實好新發展理念,把“蛋糕”持續做大。

          怎樣做、怎樣改,才能讓人民群眾對分好“蛋糕”看得見、摸得著、真切可感?這需要根據不同發展階段的情況和任務,聚焦新的實踐提出的新課題,創造性地把黨中央決策部署落實到各地區各部門各方面工作中去。

          2021年6月,《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的意見》正式發布。以試點先行為牽引,浙江省明確提出,將探索一批共富機制性制度性創新模式,包括構建數字經濟引領的現代產業體系、高質量就業創業體系,謀劃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工資收入合理增長機制、共富型大社保體系、財稅政策體系、強村富民集成改革、進城農民工共同富裕等改革方案。實踐也在扎實推進,如圍繞山區26縣制定的“一縣一策”已經實現全覆蓋,為推動山區縣跨越式高質量發展、切實縮小地區差距提供了突破口和有力抓手。

         。ㄈ⿵睦碚摰綄嵺`,關鍵詞是“高質量發展”,這是一條具有普遍意義的“共富經驗”。

          高質量的一個鮮明特征,就體現在高效統籌“富!迸c“共同”上。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經濟社會發展要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為主題”,是根據我國發展階段、發展環境、發展條件變化作出的科學判斷。習近平總書記在分析我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突出問題時,提到“創新能力不適應高質量發展要求”“農業基礎還不穩固”“城鄉區域發展和收入分配差距較大”“生態環保任重道遠”“民生保障存在短板”“社會治理還有弱項”六個方面。解決好這些問題,都必須依靠高質量發展,使整體經濟水平和收入水平達到更高層次的富裕,同時實現更大程度的共享,包括發展成果的共享、發展機會的共享、公共服務的共享等。

          更高質量地“做大蛋糕”

          共同富裕是一個長遠目標、歷史任務,需要一個過程,對其長期性、艱巨性、復雜性,我們要有充分估計。辦好這件事,等不得,也急不得,必須扎實推進,不可能一蹴而就。一些發達國家工業化搞了幾百年,但由于社會制度原因,到現在共同富裕問題仍未解決,貧富懸殊問題反而越來越嚴重。我們要有戰略的定力、歷史的耐心,實打實地一件事一件事辦好,提高實效。

          共同富裕沒有捷徑,必須在高質量發展、建設現代化國家的進程中推進。無論是推進改革創新、激發經濟發展新動能,還是保障就業民生、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經濟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都要向著高質量發展邁進。中央財辦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韓文秀認為,要正確處理發展和分配的關系!半m然我國經濟體量已經很大,但人均國民收入僅為發達國家平均值的四分之一左右,差距還很大,即使把國民收入全部平均分配,也還不能說是共同富裕。尤為重要的是,由于各方面條件的約束,我國過去那種經濟高速增長態勢難以重現,潛在增長率逐步降低,在今后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如果不能保持經濟平穩健康發展、繼續把‘蛋糕’做大,共同富裕就會變成一句空話!

          按照“十四五”規劃確定的目標,未來我國經濟增速需至少保持在年均5%,才能在2035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為此,要在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格局基礎上,堅持“兩個毫不動搖”,依靠多方面力量,多措并舉努力保持國民經濟持續穩定增長。進一步做大做好社會財富的“蛋糕”,在產業層面,就要深入實施制造強國戰略,優化產業結構,發展現代產業體系,培育先導性和支柱性產業,推動生產性服務業融合化發展,推動生活性服務業向高品質和多樣化升級;在企業層面,就要努力建設一大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型優勢企業,扶持和維護發展好中小微企業,為穩定和擴大就業提供支撐;在勞動者層面,就要繼續鼓勵創業創新創造,引導勞動者努力提升自身素質能力水平,在全社會形成尊重勞動、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尊重創造的良好氛圍。

          共同富裕不是口號,必須靠全體人民共同奮斗來實現。幸福生活都是奮斗出來的,共同富裕要靠勤勞智慧來創造。要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努力創造機會均等的社會環境,為人民提高受教育程度、增強發展能力創造更加普惠公平的條件,提升全社會人力資本和專業技能,提高就業創業能力,增強致富本領。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認為,共同富裕的充分條件是要保障所有的人獲得公平機會和基本能力!叭绻麅H僅是從分配結果上把收入差距縮小,甚至把財富差距也縮小,但能力差距沒有縮小的話,進入下一個經濟循環的時候,這種差距又會再現出來。因此能力的改變與提高是最重要的。從這個意義上講,要實現共同富裕就是要實現人的共同發展,人的能力的共同提高;若僅僅在物質層面做文章,得到的只會是短期效應,長期看貧富差距反而會不斷擴大!

          高質量發展需要高素質勞動者,只有促進共同富裕,提高城鄉居民收入,提升人力資本,才能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夯實高質量發展的動力基礎,進一步強化共同富裕的前提保障。當共同富裕與人的全面發展相互促進,人人皆可成才、人人皆能發展,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生動寫照。

          更高水平地“分好蛋糕”

          共同富裕主要包含兩個維度,即“富!焙汀肮健,富裕依靠發展,共同依靠公平。一個理想狀態當然是在做大蛋糕的同時分好蛋糕,進而促進蛋糕做得更大更好,但各國發展實踐表明,做大蛋糕與分好蛋糕并不是天然統一的,如果沒有政府的主動調控,收入差距不可能自動縮小。

          收入差距擴大,無疑會加劇生產與消費之間的矛盾,破壞社會再生產,進而使大量產業資本向虛擬資本和金融資本轉化,為此,一些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通過高額累進稅、遺產稅、慈善事業等來制約收入分配和財產占有上的差距擴大,通過社會保障制度來保障低收入者的生活水平。但是,皮凱蒂在《21世紀資本論》中以翔實的數據證明,美國等西方國家的不平等程度已經達到或超過了歷史最高水平,不加制約的資本主義加劇了財富不平等現象,而且將繼續惡化下去。根據美聯儲數據,截至2020年3月底,最富有的10%美國人擁有該國2/3以上的財富,前1%擁有31%的財富。而新冠肺炎疫情的風暴更是把美國社會貧富分化的溝壑沖刷得更為分明,以美國國會遭到“史無前例的沖擊”為標志,美國的政治極化和政治撕裂極為嚴重,經歷了現代政治史上的“至暗時刻”。

          浙江大學教授李實認為,發達國家財富分配中出現的這些問題,我們應該引以為戒。過去40多年的經濟高速增長,使得許多中低收入人群也分享到經濟發展的成果,保持了社會穩定大局,但如果未來經濟趨于中低速增長,加上外部沖擊因素的增多,中低收入群體能否從經濟發展中獲益就是一個問號;如果收入差距和分配問題長期得不到有效解決,是否仍能保持社會穩定也是一個問號!盀榱讼@些變量,我們必須加快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在初次分配領域,重點是解決市場不完善和扭曲造成的利益分配不平衡問題。在再分配領域,重點是強化稅收的收入分配的調節機制,完善社會保障制度,縮小社會保障制度的差異性,加大對低收入人群和相對貧困人口的轉移支付的力度!

          收入和財富的分配結構,直接關系共同富裕的實現,關系社會公平正義,進而對社會生產和效率產生反作用。近年來,我們黨不僅從戰略目標上提出了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而且在分配領域提出了逐步實現共同富裕的主要措施,強調“完善工資制度,健全工資合理增長機制,著力提高低收入群體收入,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完善按要素分配政策制度,健全各類生產要素由市場決定報酬的機制,探索通過土地、資本等要素使用權、收益權增加中低收入群體要素收入。多渠道增加城鄉居民財產性收入。完善再分配機制,加大稅收、社保、轉移支付等調節力度和精準性,合理調節過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發揮第三次分配作用,發展慈善事業,改善收入和財富分配格局”!暗诙䝼百年”啟程之際,這些重大部署凸顯了新發展階段推動實現共同富裕的戰略意義和方略舉要。

          新時代的中國,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風云變幻、中等收入陷阱的風險挑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時代命題,正在未雨綢繆,轉變發展理念,加快建立更加公平的收入分配制度。

          第一,在以市場機制主導的初次分配中,以“效率”為原則,按要素貢獻合理合法分配。這種貢獻包括對創造利潤有益的各種因素,既要發揮按勞分配的優勢,充分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也要發揮市場的作用,健全勞動、資本、土地、知識、技術、管理、數據等生產要素由市場評價貢獻、按貢獻決定報酬,由此激勵和引導全社會創新創業創造熱潮,激發不同生產要素所有者追求高效率的投資熱情,鼓勵更多的人通過市場競爭創造更多財富、走上富裕之路,提高整個經濟運行的效率。

          第二,在以政府主導的發揮調節功能的再分配中,以“公平”為原則,推動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促進平衡發展,保持社會穩定。針對初次分配中個人擁有稟賦不同、生產要素占有差異造成的收入差距,再分配要充分發揮政府的調節功能,通過加大稅收、社保、財政轉移支付等調節力度,使高收入者個人、階層、行業或機構收入的一部分再轉化為社會的收入,并使低收入階層成為收入再分配的主要獲益者,由此限制社會各類人員之間收入差距的過分懸殊,實現收入分配的相對公平。

          第三,在以公益慈善方式為主的三次分配中,以“自愿”為原則,努力使慈善捐贈發揮應有的積極作用,鼓勵高收入群體更多回報社會。中國文化蘊含深厚的慈善傳統,廣濟善助、“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等是中華民族的文化基因。三次分配是道德、文化、習慣影響下社會力量的自愿自覺行為,以募集、捐贈、資助等慈善公益方式對社會資源和社會財富進行分配,是初次分配和再分配的有益補充。在社會發展的不同階段,三次分配的占比會有所變化,但其“補充性”的屬性在很大程度上是不會改變的,那些期望通過三次分配“迅速實現共同富!钡南敕,顯然過于放大了三次分配的作用,是站不住腳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強調發揮三次分配的作用,“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并不是強迫對高收入者“均貧富”,而是要在全社會強調共同富裕的意識與社會公正的價值觀,激勵人們自愿捐助回饋社會,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是“持久戰”,不是“突擊戰”,要基于國情、立足現實,分階段、有步驟,一步一個腳印、腳踏實地向前推進。在這一征途上,必須實現政府、市場與社會的協同,即初次分配中讓市場機制發揮決定性作用,再分配過程中讓政府盡到應有責任,三次分配中動員社會力量各盡其責。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就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先富帶后富的體現與實踐,必將在促進國家發展、提升人民福祉中充分發揮作用。

         。ㄕ{研組成員:本報記者 齊東向 曾金華 熊 麗 銀 晟)

          澎湃動力在“擴中”

          ——正確認識和把握實現共同富裕的戰略目標和實踐途徑(中)

          本報調研組

          在新發展階段和復雜形勢下,實現共同富裕的路子怎么走?從我國當前實際出發,除了繼續做大做好社會財富“蛋糕”、健全用好三次分配的基礎性制度,一個重要抓手應是加快推動形成更大規模、更高質量的中等收入群體。

          國之稱富者,在乎豐民。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把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規模作為重要政策目標”,其中蘊含著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澎湃動力,與每個人息息相關;叵敫母镩_放之初,鼓勵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調動起億萬人民的生產積極性,無數人施展智慧、大顯身手,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也改變了時代的命運,推動著一個古老農業大國成為生產經營無比活躍、經濟快速增長時間最長的國家。走在中國式現代化道路上,在“先富帶后富”的又一個歷史階段,讓一切勞動、知識、技術、管理、資本的活力競相迸發,讓一切創造社會財富的源泉充分涌流,從人民的實踐創造和發展要求中獲得前進動力,這一寶貴歷史經驗,也將照亮全體人民走向共同富裕的未來征程。

          “擴中”成效,是共同富裕實質性進展的具體表現

          黨的十九大對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作出“兩階段”戰略安排:第一階段,實現“人民生活更為寬裕,中等收入群體比例明顯提高,城鄉區域發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顯著縮小,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基本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邁出堅實步伐”;第二階段,全體人民共同富;緦崿F。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進一步提出,在“十四五”時期“著力提高低收入群體收入,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到2035年“中等收入群體顯著擴大”?梢哉f,不斷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就是扎實推動共同富裕取得更加明顯的實質性進展的具體表現。

          那么,如果為中等收入群體畫像,這個群體具有怎樣的特征?專家認為,一般來說,中等收入群體是指經濟體中收入達到中等水平、生活相對較為寬裕的群體,其收入水平、消費水平較為穩定,且大多具有較高的人力技能,受教育水平較高,從事相對專業的工作。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王一鳴分析指出,從城鄉看,我國中等收入群體中城市戶籍人口占3/4左右,農村居民和農業轉移人口約占1/4。從區域看,中等收入群體區域分布與經濟發展水平大體一致,約有60%中等收入群體分布在東部地區,而中西部地區僅占40%。在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張占斌看來,中等收入群體不再是一個根據“收入”單一指標可以準確定義、說明和描述的概念,而是一個包括收入水平、生活質量、職業、國民素質、收入分配制度和社會結構特征的綜合指標的概念。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年間,我國中等收入群體規模增長了54倍多,目前已超4億人,大約1.4億個家庭。從規?,我國無疑擁有全球規模最大、最具成長性的中等收入群體;但從比例來看,以14億人的基數計算,中等收入人口占比不到30%,明顯低于發達國家50%至75%的水平,離橄欖型分配結構尚有較大差距。

          從低收入群體規模大、中高收入群體比重小的金字塔型分配結構轉向共同富裕的扁平型分配結構,必然要經歷中等收入群體規模和比重不斷擴大的橄欖型分配結構。歷史地看,上世紀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歐美發達國家相繼進入以中等收入階層為主體的大眾消費社會,不僅改變了長期生產過剩、消費不足的狀況,也極大地促進了科技進步,帶動了財富增長。日本和“亞洲四小龍”則分別以“國民收入倍增計劃”、扶持中小企業計劃以及完善社會保障等措施,培育出龐大的中等收入群體,高檔耐用消費品的生產和銷售迅速擴張,形成了對實體經濟和工業化的巨大拉動作用,從而以擴大出口和擴大內需的緊密結合實現了經濟騰飛。

          中等收入群體擴大,意味著社會財富分配格局不斷優化、社會公正度不斷提升。同樣經歷經濟騰飛的國家,其增長紅利是被少數人群所享受還是惠及大眾,不同國家選擇了不同的道路。只有那些在相當長時間內實現了中等收入群體擴大和收入差距縮小的國家,才得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實現經濟可持續增長和社會繁榮富裕。其中的經驗教訓值得我們研究借鑒。

          中等收入群體擴大,意味著消費動力更加澎湃。中等收入群體邊際消費傾向較高,對消費增長會產生明顯拉動作用。從實際情況看,中等收入群體不斷壯大,才能擴大居民消費,并且通過消費升級促進技術創新和產業升級,形成收入增加—消費升級—產業優化—經濟增長—民生改善的良性循環,對于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充分發揮我國超大規模經濟體優勢、促進城鄉居民生活品質進入新境界,都具有強大支撐作用。

          中等收入群體擴大,意味著社會結構的“穩定劑”和社會矛盾的“緩沖層”更加充實穩定。有恒產者有恒心。在橄欖型社會結構中,職業、收入、消費能力和生產能力都比較穩定的中等收入群體,具有自覺維護社會穩定的積極性,往往能夠主動緩解社會領域的諸多矛盾和對立,其勤奮努力還可以為全社會樹立勤勞致富、踏實肯干的良好形象和示范作用,從多方面維護經濟社會的長治久安。

          精準“擴中”,讓更多低收入人群邁入中等收入行列

          當前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既是必須為之,也有堅實基礎。立足堅實的綜合國力基礎,“十四五”時期是我國邁向高收入國家的關鍵時期,多位專家學者建議推動中等收入群體倍增。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提出,用10年—15年的時間,即到2030年至2035年,推動中等收入群體達到8億人—9億人,占到總人口的60%左右。王一鳴則從各方面條件判斷,我國到2035年實現中等收入群體倍增,中等收入群體規模由現在4億人擴大到8億人是可以實現的。

          部分地區正先行探路。比如,作為我國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浙江省在其“擴中”“提低”行動方案中提出,到2025年,浙江家庭年可支配收入10萬元—50萬元群體比例要達到80%,20萬元—60萬元群體比例要達到45%。部分省份還明確提出了中等收入群體倍增目標,如安徽省提出,“堅持共同富裕目標導向,推進中等收入群體倍增工程”,山東省提出“加快提高城鄉居民收入,深化收入分配體制改革,實施中等收入群體倍增行動計劃”。

          那么,誰是最有可能的潛在中等收入群體?

          浙江大學教授李實認為,低收入人群規模龐大,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的收入與界定中等收入的下限標準相差不大,還有一部分人群處于相對貧困狀態!耙虼,應識別那些低收入人群中最有潛力成為中等收入者的人群,并對這個人群采取更加有針對性的扶持政策!蔽覀兛吹,“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以高校和職業院校畢業生、技能型勞動者、農民工等為重點,不斷提高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吨泄仓醒 國務院關于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的意見》提出,“實施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行動計劃,激發技能人才、科研人員、小微創業者、高素質農民等重點群體活力”。一些地方的規劃也可作為參考。比如廣東省在其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推動更多高校畢業生、技術工人、中小企業主和個體工商戶、進城農民工、基層一線人員等邁入中等收入群體”。

          專家普遍認為,農民工群體是未來擴大中等收入人群需要著力關注的重點人群。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楊偉民認為,目前已經在城市長期就業的農業轉移人口是最龐大最接近中等收入群體的人口,其融入城市,絕大多數會進入中等收入群體。根據《2020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數據,我國農民工總量有2.86億人,如果能夠把這些人變成中等收入群體,意義非常重大。

          有共識、有基礎、有目標,關鍵是要抓住重點、精準施策,推動更多低收入人群邁入中等收入行列。

          第一,使經濟增長保持在合理區間,并努力推動居民收入增長和經濟增長同步。

          生產力高度發展,社會財富豐沛裕饒,宏觀經濟環境持續穩定,中等收入群體的規模才能不斷擴大。特別是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世紀疫情的沖擊,我們更要不斷做強經濟基礎,集中精力辦好自己的事,當前最重要的是穩定宏觀經濟大盤。

          最近一個時期,中央密集出臺各項穩經濟的政策方針,明確要求各地區各部門切實擔負責任,加快落實到位。在“六穩”“六!惫ぷ髦,第一“穩”就是穩就業,第一“!笔潜>用窬蜆I,穩增長主要也是為了穩就業。我國是擁有14億多人口的大國,有近9億勞動力、超過全球所有發達國家勞動年齡人口總和,穩住經濟、實現比較充分的就業、居民收入穩步增長,就可以創造財富、增加收入、改善民生,經濟增長也就有堅實支撐。穩就業的關鍵又在于穩市場主體,我國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量大面廣,是經濟的微觀基礎,近來生產經營遇到很多困難。對此,財政、金融等部門和各級政府都應當強化減負紓困措施,幫助這些市場主體渡過難關,夯實經濟穩定運行的基礎。

          第二,擴大人力資本投入,使更多普通勞動者通過自身努力進入中等收入群體。

          改善人力資本條件,對于提高全要素生產率、提高收入進而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規模、實現共同富裕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也更有利于人的全面發展。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認為,“共同”是指公平,大家都有份;“富!本褪侵附洕,沒有效率就無富?裳!澳馨讯呷诤显谝黄鸬,就是人的能力。只具備從事簡單勞動的能力,那只能是低效率、低收入;若是具備創造性勞動的能力,如創造發明的能力,那自然就會帶來高效率、高收入。若社會成員能力普遍提升,消除了群體性的能力鴻溝,人人有向上流動的機會,社會的公平與效率也就自然融合了!

          教育興則國家興,教育強則國家強。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為人民提高受教育程度、增強發展能力創造更加普惠公平的條件,暢通向上流動通道,給更多人創造致富機會,形成人人參與的發展環境!甭鋵嵾@一指示精神,就要深化教育改革,促進教育公平,提高高等教育質量。職業技能培訓和提高技術工人待遇是產業工人進入中等收入群體的重要渠道,要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加快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培養更多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能工巧匠。

          第三,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暢通向上流動通道。

          農業轉移人口在城市穩定就業和落戶,有助于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到2021年,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64.72%,戶籍人口城鎮化率提高到46.7%。這是“十三五”以來兩個城鎮化率首次縮小差距,但二者之間仍有較大差距。

          當前,城鎮化已進入“下半程”,但還有一些基本公共服務尚未完全覆蓋轉移進城的常住人口。近日國家發改委發布的《“十四五”新型城鎮化實施方案》,明確放開放寬了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落戶限制,下一步還要加大力度破除體制機制弊端,加快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構建合理、公正、暢通、有序的社會性流動格局,防止社會階層固化。

          第四,健全工資合理增長機制,多渠道增加城鄉居民財產性收入。

          老百姓的腰包,如何才能更飽滿?一方面,要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健全工資合理增長機制。另一方面,要積極拓寬城鄉居民財產性收入渠道,探索通過土地、資本等要素使用權、收益權增加中低收入群體要素收入。鼓勵企業開展員工持股計劃,創新更多適應家庭財富管理需求的金融產品,完善上市公司分紅制度,營造更加公開透明的投資市場環境。加快推進農村集體建設用地入市和宅基地流轉,增加農民的財產性收入;立足各地特色資源推動鄉村產業振興,完善利益聯結機制,讓農民更多分享產業增值收益。此外,還要適當提高公務員特別是基層一線公務員及國有企事業單位基層職工工資待遇;保護產權和知識產權,保護合法致富,增強人民群眾財產安全感。

          需要強調的是,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既要擴大增量,也要穩住存量,穩定現有中等收入群體規模,不能“你擠上來我就掉下去”。對中小企業主和個體工商戶而言,他們是創業致富的重要群體,但其收入水平易受經濟波動和外部沖擊的影響,要持續改善營商環境,減輕稅費負擔,優化金融服務,幫助他們穩定經營、持續增收,盡可能避免其因風險沖擊滑出中等收入群體行列。對老齡人口而言,退休后收入降低,養老、醫療支出增加,有可能從中等收入群體滑入低收入群體,而家庭養老壓力也將影響處于勞動年齡的中等收入群體。這就需要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社會保障制度,完善城鎮職工基本養老、城鄉居民基本養老、城鎮基本醫療、失業、工傷、生育等保險制度,健全社會救助體系,提高社會福利水平。

          聚焦“擴中”,增強改革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

          共同富裕是一個長遠目標,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齊頭并進,對其長期性、艱巨性、復雜性要有充分估計,辦好這件事,等不得,也急不得。需要明確的是,“調高、擴中、提低”不是劫富濟貧,把高收入者拉回到中等收入者的行列;也要堅決防止落入“福利主義”養懶漢的陷阱。推動更多低收入人群邁入中等收入行列,要借鑒國際經驗教訓并結合我國實際,厘清并處理好幾組關系,增強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

          一是勞動者收入提高與企業用工成本增加的關系。

          “十四五”時期,我國將在加快培養大批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的同時,推動提高技能人才的待遇,促進2億技能勞動者成為中等收入群體。但對企業而言,技能型勞動者收入增加,會加大企業用工成本;如果企業發展不好,職工收入增加也成無源之水。消除這種“蹺蹺板”效應,要通過多重手段,構建和諧勞動關系,做到兼顧勞動收入和企業生產、兼顧就業質量和產業升級、兼顧薪酬市場決定和基本收入保障。

          二是靈活就業群體擴大與勞動者權益保障的關系。

          擴大中等收入群體,不僅要關注其收入提升,而且要強化勞動者權益保障。當前我國靈活就業人員已達2億多人,既具有靈活性、短期性、流動性和非契約性等特點,也有從業者普遍感到“收入不穩定”“保障不穩定”“不能形成長期規劃”和“社會認同較低”等問題,需要完善法律法規及各項配套政策,切實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增強其收入和保障的穩定性。

          三是技術進步與收入差距擴大的關系。

          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有力推動了經濟發展,增加了勞動力市場上對高技能人群的相對需求,可能進一步加劇工資收入的不平等。受過良好教育、適應新技術的勞動者收入增速明顯上升,而未受過高等教育、從事易被新技術取代的行業的勞動者則更容易失業或陷入收入增速停滯。這種勞動力市場摩擦,不能任由市場的力量優勝劣汰,要處理好公平與效率、市場與政府的關系,通過教育、培訓、轉移支付等手段,努力推動居民收入增長和經濟增長同步、勞動報酬提高和勞動生產率提高同步。

          四是物質豐裕與精神富足的關系。

          中等收入群體固然是以收入為標準劃分,卻并非以收入為唯一標準。促進共同富裕與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是高度統一的。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說的共同富裕是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是人民群眾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要強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領,加強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主義教育,發展公共文化事業,完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多樣化、多層次、多方面的精神文化需求。

          我們離“橄欖型”社會還有多遠?答案是藍圖已然繪就——到2035年,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基本公共服務實現均等化;到本世紀中葉,全體人民共同富;緦崿F,居民收入和實際消費水平差距縮小到合理區間。

          路雖遠,行則將至;事雖難,做則必成。從根本上看,我們有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勢,有持續快速發展積累的堅實基礎,有長期穩定的社會環境,有自信自強的精神力量。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一件事情接著一件事情辦,一年接著一年干,就一定能推動更多人進入中等收入群體,朝著共同富裕目標扎實邁進。

         。ㄕ{研組成員:本報記者 齊東向 曾金華 熊 麗 銀 晟)

          最艱巨任務在農村

          ——正確認識和把握實現共同富裕的戰略目標和實踐途徑(下)

          本報調研組

          幾億農民同步邁向全面現代化,能夠釋放出巨量的消費和投資需求。當前,我國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歷史性解決了絕對貧困問題,這是世界經濟發展史上的壯舉。接下來,如何在此基礎上繼續縮小城鄉差距,逐步實現惠及億萬農民的共同富裕,這是一個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

          農民增收是推動城鄉共同富裕的關鍵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堅持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重中之重,針對發展不平衡不協調、城鄉差距較大、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滯后、農民收入較低等問題,統籌推進工農城鄉協調發展,出臺了一系列強農惠農政策和超常規措施。習近平總書記站在“民族要復興,鄉村必振興”的歷史高度,作出了鄉村振興戰略決策,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目標,扎實推進產業振興、人才振興、文化振興、生態振興、組織振興,實現了農業連年豐收、農民收入持續提高、農村社會和諧穩定。

          從貧困到實現全面小康、再到走向共同富裕,三個歷史階段鋪展出一幅鄉村振興、宜居富民的壯美畫卷。來自國家統計部門的數字顯示,2011年至2020年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名義增長10.6%,年均增速快于城鎮居民1.8個百分點;城鄉居民相對收入差距持續縮小,收入比從2010年的2.99下降到2020年的2.56。2021年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89萬元,實際增長9.7%,高于城鎮居民收入增速2.6個百分點。

          不僅如此,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加快推進。2021年末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64.7%,戶籍人口城鎮化率達到46.7%。各地堅持存量優先原則,合理確定落戶條件,協同推進戶籍制度改革,常住人口享有更多更好的城鎮基本公共服務,新增義務教育階段公辦學校學位500多萬個,農民工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和基本養老保險的比例有所提高。11個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加快落實實施方案,城鄉基礎設施一體化步伐加快,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水平穩步提高,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協調發展、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系正在形成。所有這些發展和進步,都為進一步縮小城鄉差距、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打下了堅實基礎。

          但也要看到,眼下我國最大的發展不平衡,仍然是城鄉發展不平衡;最大的發展不充分,仍然是“三農”發展不充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研究部部長葉興慶認為,當前城鄉之間、農村不同群體之間、不同地區農村之間依然存在明顯的以收入水平為核心的發展差距。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倍差盡管連續13年下降,但在2020年仍達2.56,這意味著至少需要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速度高于城鎮居民的2.56倍,才能縮小二者絕對差距;從農村不同群體看,收入差距的絕對值持續擴大,從2000年的4388元擴大到2020年的33839元,兩者倍差為8.23,明顯高于城鎮居民的6.16;從不同地區看,以浙江和甘肅兩省農村比較為例,絕對差距也在持續擴大,從2013年的11905元擴大到2020年的21586元,而相對差距有所減小,但也保持在高位。

          總體來看,城鄉差距依然較大是通向共同富裕道路上的一大障礙。這不僅體現在收入和生產生活水平上,而且教育、醫療、社保和公共服務等方面都存在著不小差距。

          還要聯系地看,擴大內需是當前必須牢牢扭住的戰略基點,其中,通過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推動居民收入水平提高和收入差距的合理化,可以為擴大內需提供強勁支撐和深厚底蘊;而通過提高欠發達地區、中低收入群體特別是脫貧地區、農村中低收入群體的收入水平,不僅可以填充甚至擴大高收入群體消費結構升級留下的市場空間,更有利于形成我國消費結構升級、產業市場擴張的“雁陣模式”,彌補城鄉消費斷層,延長我國產業發展生命周期,進而促進國內產業循環、市場循環、經濟社會循環和國際大循環暢通無阻。

          農民增收是擴大消費的前提,也是“三農”工作的核心任務。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農業農村工作,說一千、道一萬,增加農民收入是關鍵。要加快構建促進農民持續較快增收的長效政策機制,讓廣大農民都盡快富裕起來!

          拓寬農民增收視野

          檢驗農村工作成效的一個重要尺度,就是看農民的錢袋子鼓起來沒有。今年上半年,在各地區各部門努力下,農民收入實際增長4.2%,快于城鎮居民2.3個百分點。但從目前情況看,這方面還面臨一些現實挑戰,比如因疫情散發,農民外出務工就業壓力加大,部分地區農產品產銷不暢,農資價格持續上漲,推高農業生產成本等。

          對于當前我國農民增收面臨的主要困難和問題,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姜長云認為,一是農產品價格增長乏力或呈現較大波動,但成本卻總體上呈現出較快增長態勢;二是糧食主產區特別是西北、東北地區,農民增收困難問題依然突出,以農為主和低收入農戶的增收問題也不可大意;三是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影響農民就業增收機會的開拓和收入水平的提高;四是農產品市場調控對于價格波動的容忍空間過小,容易因“急剎車猛給油”加劇農民收入波動風險;五是新冠肺炎疫情對農民增收的制約作用較為顯著,后續影響仍有很大程度的不確定性。

          困難不小,問題不少,但同時也要看到,解決問題、克服困難的動力也很強勁。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充分尊重廣大農民意愿,調動廣大農民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把廣大農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化為推動鄉村振興的動力,把維護廣大農民根本利益、促進廣大農民共同富裕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以此為遵循,近年來,聚焦鄉村振興戰略發力,政策體系不斷完善,有國家戰略規劃引領,有黨內法規保障,有重要戰略、重大行動和重大工程支撐,也有全方位的制度性供給,每一年的“一號文件”都是干貨滿滿的指導“三農”工作的綱領性文件。

          希望灑滿金色田野。糧食產量連續7年穩定在1.3萬億斤以上,意味著糧食生產能力的穩定提升。同時,種植、畜牧、漁業結構不斷優化。各地積極培育農村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農村電商持續快速發展,讓越來越多的基層群眾搭上了“數字快車”,也為鄉村帶來了越來越多的致富新理念新方式。

          廣闊土地大有可為。鄉村振興戰略實施以來,我國一方面培育鄉土人才,在全國建立新型職業農民制度;另一方面大力引進外來人才,大學生、復員軍人、企業家、科技人員、農民工等各界人士返鄉、下鄉創業,投身農村新產業、發展新業態。這些擁有能力經驗和知識儲備的返鄉入鄉人才,不少都將成為一方致富帶頭人。

          務農收入、工資性收入、經營性收入、財產性收入和轉移性收入,為農民收入增長提供了多元化支撐,農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持續增強。而農民致富來源、收入結構的重大變化,使得農民增收問題已由“三農”問題,轉化為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問題。由此,研究分析農民增收問題,也要跳出就農業談農業、就農村談農村、就農民談農民的局限,從城鄉統籌、城鄉融合、促進城鄉良性循環的角度,在促進農民增收上擴視野、上格局,通過發展產業、穩崗就業、推進創業、投資興業,系統謀劃促進農民增收的政策舉措,千方百計保持農民增收好勢頭。

          暢通農民增收渠道

          隨著工業化、城鎮化的深入推進,我國城市人口比重還將有所提高、農業占國內生產總值的份額將會進一步下降,但農業的基礎地位不會改變,大量農民生活在農村的國情不會改變!按龠M共同富裕,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仍然在農村”,落實到具體工作部署,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農村共同富裕工作要抓緊,但不宜像脫貧攻堅那樣提出統一的量化指標。要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對易返貧致貧人口要加強監測、及早干預,對脫貧縣要扶上馬送一程,確保不發生規模性返貧和新的致貧”。

          按照這一要求,我們務必持之以恒地高度重視“三農”工作,把推動農民增收作為一項重要工作來抓,強化以工補農、以城帶鄉,推動形成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協調發展、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系;強化強農惠農富農政策,加快補齊農村公共服務、基礎設施和信息流通等方面的短板,讓億萬農民過上更加幸福美好的新生活。

          ——加快發展鄉村產業,拓寬農民增收致富渠道。

          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產業興旺是解決農村一切問題的前提。鄉村“五大振興”中,第一個就是產業振興。和過去不一樣,現在發展鄉村產業需要通過打造全產業鏈,拓展產業的增值增效空間。要在做優做強種養業的基礎上,積極拓展農業的多種功能,挖掘鄉村多元價值,重點發展農產品加工、鄉村休閑旅游、農村電商等三大鄉村產業;打造農業的全產業鏈,推動產業向后端延伸,向下游拓展,由賣“原”字號向賣品牌產品轉變,推動產品增值、產業增效;促進農業與休閑、旅游、康養、生態、文化、養老等產業深度融合,豐富鄉村產業的類型,提升鄉村經濟價值。要大力發展縣域范圍內比較優勢明顯、帶動農業農村能力強、就業容量大的富民產業,科學布局生產、加工、銷售、消費等環節,宜縣則縣、宜鄉則鄉、宜村則村,形成縣城、鄉鎮、中心村分工合理的產業空間布局,引導農產品加工業更多向縣域、主產區轉移,支持大中城市疏解產業向縣域延伸、勞動密集型產業梯度轉移,打造城鄉聯動的優勢特色產業集群,打造一批鄉村產業強鎮、強村、強企,著力帶動農民就地就近就業增收。要引導人才和技術、工商資本與農民在產業鏈上優勢互補,推行保底分紅、股份合作、利潤返還等方式,讓農民更多分享產業增值收益。

          ——發揮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作用,助推鄉村振興、共同富裕。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壯大農村集體經濟,是引領農民實現共同富裕的重要途徑!卑l展集體經濟是實現共同富裕的重要保證,是振興貧困地區農業發展的必由之路,是促進農村商品經濟發展的推動力。集體經濟之所以能為農民提供保障,在于參與的農民享有集體土地的承包經營權、享有向本集體申請使用宅基地的權利、享有參與分配集體經營性收入的權利、享有參與鄉村自治的權利。據農業農村部2021年數據,全國已建立鄉村組三級集體經濟組織近90萬個,清查核實集體賬面資產7.7萬億元,其中經營性資產3.5萬億元。2020年8月,全國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工作會議指出,5年中的5批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取得顯著成效,集體成員累計分紅超過3800億元。不斷壯大村級集體經濟,要在搞好統一經營服務上、在盤活用好集體資源資產上、在發展多種形式的股份合作上多想辦法,走更高質量、更有效益、更加公平、更可持續且符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要求的農村新型集體化、集約化發展道路,更好引領實現農村農民共同富裕。

          ——大力推進鄉村建設,更好滿足農民生產生活需要。

          今后一個時期,是我國鄉村形態快速演變的階段。建設什么樣的鄉村、怎樣建設鄉村,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重要課題。擴內需、穩投資、搞建設,農村的欠賬還很多,投資空間很大。這幾年,農村基礎設施有了明顯改善,但往村覆蓋、往戶延伸還存在明顯薄弱環節。要繼續把公共基礎設施建設的重點放在農村,短板要加快補上,加強農村道路、電力、供水等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加快網絡、新能源和冷鏈物流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一步改善農村生產生活條件;要在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上持續發力,注重加強普惠性、兜底性、基礎性民生建設,如多渠道加快農村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城鄉學校共同體建設,提高農村教育供給水平,深入推進緊密型縣域醫療衛生共同體建設,逐步提高農民醫療保障待遇,補上農村養老短板,提升縣級和鄉村敬老院能力水平;接續推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提升行動,重點抓好改廁和污水、垃圾處理,推進農業綠色發展,持續治理農村面源污染,強化農業資源保護利用,增加農業農村生態產品和服務供給,進一步改善農村生態環境。

          ——不斷深化農村改革,增強農業農村發展活力。

          目前全國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分別達到390萬家和220萬個,農業社會化服務覆蓋面積達到16.7億畝次、帶動小農戶超過7800萬戶,在破解“誰來種地”、促進小農戶與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下一步,要采取有效措施提高這種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實力和質量;加快發展農業社會化服務,通過服務組織將先進適用的品種、技術、裝備、設施導入小農戶,推動服務領域從產中向產前、產后等環節延伸,實現小農戶與現代農業有機銜接。發展多種形式適度規模經營,堅持家庭經營基礎性地位,創新農業經營組織方式,推動承包土地經營權規范有序流轉。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積極探索實施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制度,建立公平合理的增值收益分配機制、土地征收公共利益用地認定機制,維護農民集體和被征地農民的權益;穩慎推進農村宅基地制度改革,探索宅基地所有權、資格權、使用權分置實現形式。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以發展特色農業、盤活土地資源為抓手,創新農村集體經濟運行機制,增強集體經濟發展活力,促進農民農村共同富裕。

          一定要看到,振興鄉村,不能就鄉村論鄉村,還是要強化以工補農、以城帶鄉,加快形成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協調發展、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系。當前,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已經突破60%。今后15年是破除城鄉二元結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的窗口期。要從規劃編制、要素配置等方面提出更加明確的要求,強化統籌謀劃和頂層設計,推動城鄉融合發展見實效。

          “務農重本,國之大綱!弊屴r業強、農村美、農民富是農村改革的目標所向,是扎實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必然選擇;走向共同富裕的戰略安排,也為扎實解決好“三農”問題、推動我國由農業大國向農業強國的戰略性轉變提供了歷史性機遇。我們要充分發揮黨的領導的政治優勢、社會主義的制度優勢,以更有力的舉措匯聚更強大的力量,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帶領農民走向共同富裕的新征程中,不斷取得新的更大成就。

         。ㄕ{研組成員:本報記者 齊東向 曾金華 熊 麗 銀 晟)

        (責任編輯:孫丹)

        久久老熟女一区二区福利

          <pre id="z71bb"></pre>

          <track id="z71bb"></track>

            <noframes id="z71bb">
              <track id="z71bb"></track>